妈妈与美少年的秘密淫奸教育

家庭乱伦   2022-09-27   

目录


第一章 丧失童贞俱乐部

“什么?俊介是色情狂?”

有一天的黄昏打来的电话,使我感到惊讶。对方说我的独子在电车上做色情狂行为被逮捕。

“究竟是怎么回事?为什么俊介会…”

我这样问,因为还无法相信对方的话。

“你要我说多少遍,你家的俊介,在电车里摸我的屁股。我把他交给警方,可是见他有悔过的样子,于是说我愿意负责,把他保出来了。”

“很冒昧的问你,你是…”

“我叫大谷真纪。我在车站大厦的卡特南咖啡厅等,请你马上来。”

打电话的女人用愤怒的口吻说完便挂断电话。

放下电话时,我已经陷入恐慌状态。我知道国三的俊介已经对性感到兴趣,没想到他的欲望竟然以这种方式出现…

在俊介的房间,第一次发现刊载裸体照片的杂志,是二年前他刚进入国中不久的时候。

虽然感到惊讶,但想到自己的儿子是大男人了,产生奇妙的感慨。

他好像每天都手淫,房间的字纸篓里丢着擦过精液的卫生纸。

(要这样排泄欲望,不然无法安心的读书。)

我这样想也就没有放在心上。

但也不是完全没有顾虑,因写俊介偶尔会拿我脱下来的内衣手淫。早晨看一下洗衣机时,昨晚洗澡前脱的三角裤,显然沾有精液的痕迹。

第一次发觉时当然感到惊讶,但也想到这是出自思春期少年的好奇心,所以没有特别的责备他。

(应该早一点和那孩子谈一谈,就不会发生这种事了…)

带着后悔的感觉换衣服后,去指定的咖啡厅。

“卡特南”咖啡厅,是位在车站大厦地下室,好像也利用做为协商事情的场所。我进去时已经有八成的客人,里面很吵杂,但反而不容易被别人听到谈话的内容。

俊介在最里面的厢座,像受挨骂的小孩一样垂着头坐在那里,前面坐着可能是打电话的那位叫真纪的女性。

“对不起,来晚了,我是俊介的母亲一条沙绘子。”

我这样寒暄时,真纪也没有站起来,只是点点头说:“你坐下来吧,那样才好谈话。”

在始终不抬头的俊介旁坐下,向服务生要咖啡后,对着真纪说:“这一次我儿子做出不礼貌的事情…”

我深深一鞠躬,额头几乎要碰到桌面。

“真是让人伤脑筋的孩子,你是怎么教育的?”

“真对不起,没想到他会…”

“听说俊介是在K学园上学,让学校的老师知道,学校出了色情狂,不知有何感想。”

听到真纪的话,我感到紧张,让学校知道这件事,免不了要退学。从小学就送到补习班,很难得的考上名校,所以无论如何不能让学校知道。

“你愤怒是应该的,我愿意道歉,做什么事都可以,但千万不能告诉学校…”

我一面偷看俊介,一面向真纪恳求。

真纪点燃香烟,眼睛看着天花板。

(她大概想敲诈,不知道多少钱才肯放人。)

如果是用钱能解决,不论多少我都愿意付出,不能为这件事影响俊介一生。

服务生送来咖啡,谈话中断。在尴尬的沉默中,我偷看真纪的表情。

“俊介,我要和***妈谈一谈,你先回家吧。”

真纪突然这样说。

我看一下俊介和真纪,对露出困惑表情的俊介说:“俊介,你先回家等我,这里交给妈妈吧。”

俊介听我这样说,点点头,离开咖啡厅。

在我和真纪之间,出现尴尬的沉默。

“我…不知道该怎么道歉才能…”

我战战兢兢的提出来时,真纪熄灭烟蒂笑一声,说:“你好像有一点误会了。”

“我是为儿子做的事情道歉…”

“那种事不重要。我请你来这里,是要告诉你俊介的想法。”

“我儿子的想法…”

我不了解对方的意思,露出困惑的表情。

真纪从皮包里拿出名片递给我。

看到名片,我更掉入五里雾中,因为名片上的印着:‘丧失童贞俱乐部 代表’

(究竟是…)

“就是那样呀,要让男孩们得到性交的经验,但也不必往坏处想,应该说是关于性的顾问吧。”

“性的顾问?”

“对,听他们诉说关于性的苦恼,尽可能的替他们解决。十多岁少年的苦恼,大概都和性有关。所以,俊介摸我时,在一时气愤下送到警方,但又感到可怜,因此想听听他的真心话。”

真纪说到这儿,挺直上身,跷起二郎腿。

(这个人很了不起,简直像外国人…)

真纪穿黑色毛料的洋装,高高隆起的胸部,从下摆露出的双腿,远远超过女人的标准。

(俊介一定向往这样的女性,才忍不住做出色情狂的行为。)

色情狂是可耻的行为,但似乎我能理触抚摸真纪肉体的俊介的心情。

“你可知道俊介为什么摸我的身体吗?”

真纪探出身体问。

“我想…那是因为你的身体很有魅力,那孩子有很多外国女郎裸体杂志。看到你远胜过日本女性的身体,一定是忍不住了。”

真纪听我这样说,吃吃笑着摇头。

“谢谢你的赞美,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。在电车里,还有高中女生、大学女儿、职业妇女等许多年轻的女性,可是为什么偏偏找我这样的欧巴桑摸呢?我要说的就是这件事。”

“这…这是…”

听她这样说,确实很奇怪。真纪的年龄可能和我差不多,尽管有美好的身体,若想做色情狂的事,应该选年轻的女人才对。

“我们谈另外一件事。你过去有没有意识到俊介的视线呢?”

“什么?俊介的视线…”

“我是说,你有没有感受到他把你当做女人看呢?”

“怎么可能…我是他的母亲呀。”

真纪看到惊讶的表情,耸耸肩说:“所有的母亲都有这种想法,所以会出事。一点也不了解儿子的心思。”

“难道说,我的想法错了吗?”

觉得她瞧不起我,多少有一点生气,何况我自认为比谁都了解俊介的心情。

“你想想看,对一个男孩而言,第一个遇到的女人是谁呢?”

“应该是妈妈吧。”

“没有错。如果这位母亲很有魅力,你说男孩会有什么想法呢?”

“什么想法…母亲就是母亲呀…”

“错了,那是错了。”

真纪稍急躁的说:“母亲也是女人,对男孩而言,是性欲的对象。”

“怎么可能…”

“没有什么不可能。我刚才也说过,我是十多岁男孩的苦恼顾问,而且男孩的问题,以对性交的向往占大多数,想和母亲性交的男孩也不少。”

“和母亲性交…”

我紧张得几乎要站起来。

真纪点点头,又说:“我过去为好几个男孩解决他们的童贞,其中有很多男孩在性交时,要求对我喊‘妈妈’,把我当成他的妈妈性交的。”

真纪的话带给我很大的冲击。

看我默不作声,真纪继续说:“因为有这样的经验,我就问俊介是不是对妈妈的身体有兴趣,才选择我这样的身体抚摸。”

“那么…俊介他…”

“嘻嘻,我猜的没错。他说从很久以前就完全迷上你了,还说手淫时从未想过其他的女人。”

我觉得身体一团火热,知道俊介对异性有兴趣,可是没想到那个对象是我…

“你真的没有感受到俊介的眼神吗?”

“我…一点也没有。”

“又是这样的人,可是玩弄过你的内衣吧?”

“哦,有好几次了…”

“那个时候你就应该有警觉的,他是以和你性交的心情射精在三角裤上的。”

“我完全想不到那种情形,只以为他对女性的内衣有兴趣。”

“不错,做母亲的一定会这样想。但现实是很严重的,即使再喜欢,一般的男孩也认为不能和母亲性交的。所以藉闻妈妈的三角裤的味道,射精在那里,发泄自己的欲望。”

真纪的话十分有说服力。俊介把精液射在我的三角裤上,听她这样说,觉得儿子过去的眼神里含着热切的欲望。

“真纪小姐,我该怎么办呢?”

我用哀求的眼神看真纪。说实话,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儿子的事。

“以后的事要你自己思考了。不过,根据我知道的实例,让儿子达到目的的母亲比较多。”

“你是说…”

“没错,是和儿子性交了。”

“真的有那种事…”

“也许你不相信,其实这是常有的事。大部分的母亲知道亲生儿子把她视为欲望的目标就会感到惊慌,但内心深处,会觉得很高兴。你是不是也这样呢?”

“这…那是…”

真纪说的没错,听到俊介有这种思念,我感到很兴奋,仿如置身在初恋中…

“我不是要你一定得和他性交,因为这是你自己决定的事。可是有了思春期的儿子,做母亲的就要有责任感,如果你对俊介置之不理,他可能又会变成色情狂了。”

“这…”

“不是不可能的事,我就知道一个男孩弄脏妈妈的内裤受到斥责,结果去偷隔壁太太的三角裤了。”

“偷…三角裤…”

“男孩们都在寻找发泄自己欲望的方法,所以母亲只要做得到,就应该做的吧。我现在能说的,大概只有这么多了。”

真纪说完,端起咖啡杯,喝一口。

“这是很奇妙的缘份,希望你能知道,我请你来的目的就是要告诉你这些事。”

“谢谢,关于色情狂的事,真是对不起。”

“不,没有关系。以后的事情,你们自己好好谈一谈吧。”

真纪站起来,拿起帐单,以轻快的脚步离去。


这一天晚餐时的气氛还是很尴尬,平时爱说话的俊介,一句话也没有说。

“俊介,你怎么了?是不是身体不舒服?”

丈夫不放心的问。

俊介只是摇摇头。

“他一定很累了。俊介,是吧?”

我替儿子解危时,他的表情才缓和一些。

俊介开口道:“快要考试了,睡眠有一点不足。”

“那么,今晚你洗完澡就早一点睡吧。”

“嗯,妈妈,我会的。”

随便吃几口饭,俊介便去淋浴,然后把自己关在房里,很可能不好意思面对我。

深夜进入被窝里,我已担心起俊介。

同时又想起和真纪的谈话,我的身体不由得火热起来。

(俊介把我看成一般的女人,把精液射在我穿过的三角裤,取代和我性交的欲望…)

想到这儿,连子宫深处都搔痒起来。

“老公,抱我。”

不由己的把身体贴在丈夫的身上要求。

“真难得,你会自己主动要求。”

“因为…最近很久没有…”

“说的也是,来吧。”

丈夫抱紧我的身体,迅速的解开睡衣的钮扣,用力揉搓乳房,把乳头含在嘴里吸吮。

“啊…唔…”

我自己都感觉出从肉体深处溢出蜜汁。

丈夫脱下我的三角裤,手指在肉缝上滑动。

“沙绘子,真不得了,你已经这样湿淋淋了。”

“是呀…快一点来吧。”

“别急,你先用嘴给我弄吧。”

我立刻答应丈夫的要求,拉下他的睡裤和内裤,把半勃起的阴茎吞入嘴里。

“唔…”

丈夫的阴茎在我的嘴里很快的变硬。这时,意外的,我的脑海里出现俊介的影子。

(那孩子的鸡鸡,一定很大了吧。)

最后一次看到俊介的鸡鸡,好像在小学五年级的时侯。自从他自己一个人洗澡后,再也没有看过了。

(啊,真想给他弄,像这样,把那孩子的鸡鸡含在嘴里吸吮。)

我第一次产生这样的念头。在和真纪谈话之后,并没有产生和儿子性交的勇气。可是此刻,心里突然涌出想用嘴安慰他的念头。

我把丈夫的肉棒当做俊介的鸡鸡爱抚,用舌尖在龟头背面刺激后,一下深入到喉咙深处。

“唔…你今晚很热情…我忍不住了。”

丈夫紧张的说完,从我的嘴里拔出阴茎,立刻压到我的身上来,说:“好久没有这样兴奋了!想马上给你插进去。”

“嗯,快来吧。”

丈夫手握肉棒,用力向我的花心刺入,那样的充实感使我有些目眩。

“啊…太棒了…我的东西快裂开了…”

“噢,我忍不住了。”

丈夫猛烈抽插,很快的开始射精。

(啊…俊介,妈妈也想和你性交…)

我在子宫里感受到喷射火热的精液,同时脑海里幻想和俊介性交的场面。

第二天黄昏,我在俊介的校门口等待儿子出来。

“妈妈…为什么在这里…”

俊介看到我,露出讶异的表情问。

“我在等你,想和你一起回去,可以吧?”

“嗯…当然…”

俊介急忙向四周看,大概不好意思和妈妈并肩同行。

我不理会他的这种态度,尽量把身体靠在他的身上,朝车站的方向走去。

我觉得他很紧张,一直不敢看我。

“今天妈妈想和你好好谈一谈。昨天的事,不方便在爸爸的面前说。”

“哦…”

“我和那位真纪小姐交谈后,知道很多事。比如像你这样的男孩,心里在想些什么…”

我看得出俊介听过我的的话后,没那么紧张了,也许他以为我会责备他做色情狂的行为。

“不过,我真吓了一跳,你对妈妈会有那样的想法,我一点也不知道…”

“那…那是…”

这时,我看到他的脸红了。

“俊介,你也不用怕羞,这是妈妈不好,如果早一点知道你的心事,就不会这样了。”

“妈妈,这是怎么一回事?”

“在路上不方便说,我们先去喝咖啡吧。”

我带俊介走进车站前的咖啡厅,本来学校规定不准进入咖啡厅这种场所,但和家长在一起,应该没有啥问题吧。

面对面坐下来之后,俊介也不肯看我,只是红着脸低下头。等到送来咖啡,我才说:“俊介,你要老实的回答我,为什么对真纪小姐做出色情狂的事情呢?”

“那是…那位阿姨不是说了吗?”

“她是说了,可是我想听你亲口说出来,你为什么不找年纪差不多的女孩,却去摸真纪小姐的身体呢?”

好像内心挣扎似的,沉默一阵后,叹气道:“这都是因为妈妈的关系,我想摸摸妈妈的身体,可是我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事,所以在电车上看到那位阿姨之后,忍不住便摸了,因为那位阿姨多少有一点像妈妈。”

俊介说完,更红着脸低下头。

不过说到脸红,我可能比他更红,因为我听到俊介的话时,感到全身火热。

“原来是真的,你对妈妈是…”

“嗯,我从很久以前就想妈妈,我自己弄得时候,每一次都想着妈妈。”

“从什么时候…你就这样自己弄了?”

“大概是国小五年级吧,那是还和妈妈一起洗澡的时候,可是只要看到妈妈的身体,就会硬起来,所以…我就要一个人洗澡了。”

“说起来…”

确实要求一个人洗澡是俊介提出来的,当然我不知道他心里有这样的想法。

“最初是裸体的妈妈出现在我的梦里,我就射精在裤子里了。”

“哦!那是梦遗。”

“嗯,后来我学会自己弄了,只要看到妈妈,我那里就会硬了,有时候一天弄四、五次。”

“哇,好可怕。”

“因为妈妈经常打扮得很性感,有时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,洗澡后身上只披一件浴巾就走出来…”

听他这样说,或许我是要俊介看我的身体,但不是有意的。以为对方还是小孩子,不知不觉中做出恼人的姿态吧。

“妈妈也感到奇怪,是在你开始弄脏妈妈的三角裤的时候。”

“妈妈,对不起,我知道不可能摸到妈妈的身体,所以至少想摸贴在妈妈身上的内衣。有一次,把妈妈的三角套在硬起来的那个东西上,忍不住便射精了,因为那种感觉太舒服就迷上了…对不起…”

“没有关系。你弄脏妈妈的三角裤时,妈妈还没有想到你的心情,只认为你对女性的三角裤有兴趣而已。”

我叹一口气,喝一口咖啡说:“俊介,还想摸妈妈的身体吗?”

“那是当然。”

“真的吗?你摸真纪小姐的身体,觉得很舒服吧,可是妈妈的身体可能没有真纪小姐的好,那样也想摸吗?”

“和那个阿姨无关,我想摸的是妈妈。我摸那个阿姨的屁股时,心里想的是妈妈。”

可能是兴奋了,俊介的声音大起来,我急忙向四周望去,幸好没有人听到的样子。

“妈妈从昨晚一直在想,不一定有勇气和你性交…摸一摸也许可以。”

“妈妈!真的吗?能让我摸吗?”

我急忙用手阻止声音又大起来的俊介,用力点头。

“像昨天摸真纪小姐那样,今天在电车里,我让你摸妈妈的身体,可是你要向妈妈保证,今后绝对不摸其他女人的身体。”

“那是当然,我如果能摸妈妈的身体,其他的人都不重要了。”

看到俊介兴奋的样子,我感到热呼呼的。

“俊介,我们走,快要到下班的拥挤时刻了。”

我就是在等待电车最拥挤的时候。

进入月台,加入等待电车的行列时,我的身体几乎在颤抖。想到现在要让儿子摸身体,有兴奋的期待,同时也感到一些不安。

(俊介真的能对我的身体满意吗?如果他觉得真纪的身体更好的话…)

怀着这样不安的心情,走上驶入月台的电车。电车里,果然拥挤不堪,几乎无立足之地。

站在面前的俊介,可能是紧张之故,表情僵硬。

“书包碍事吧,妈妈替你拿。”

接过儿子的书包,拿在左手,我把身体紧贴在儿子的身上。

“俊介,可以摸了。”

我在俊介的耳边悄悄说。他紧张的点头后,右手逐渐伸到我的身上。

“啊…俊介…”

“妈妈…好舒服…”

我们几乎同时说出来。我为了让俊介抚摸,洋装下没有戴乳罩。

“摸吧,俊介…”

俊介一面注意周围的乘客,一面大胆的抚摸乳房,而且改用双手,同时抚摸两个乳房。

“妈妈的乳房真好,我没有想到这样大。”

“啊…俊介…”

对这样抚摸乳房的儿子,我感到无比的疼爱,于是使身体和他更贴紧。

俊介下腹的硬块紧贴在我的身上。

“啊…俊介,你的硬起来了。”

“我快受不了了,妈妈,我可以摸屁股吗?”

“当然,你爱怎么摸就怎么摸吧。”

俊介把右手留在乳房,左手伸到我的背后,从腰向大腿张开手掌抚摸。

“妈妈,好舒服…太舒服了…”

儿子的话使我无比兴奋,先前的不安早已消失,因为他好像很满意我的身体。

“俊介,你不必顾忌,可以把手伸入裙子里。”

“妈妈!真的可以吗?”

我点点头,把他的右手引到下腹部,撩起裙摆,把儿子的手夹在大腿根之间。我没有穿裤袜和丝袜,所以大腿直接和俊介的手掌接触。

“妈妈!太好了!妈妈的大腿真好…”

俊介的脸通红,我真担心有人会起疑,同时我感到压在下腹部的阴茎抖抖的脉动。

“俊介,妈妈…也可以摸吗?”

“妈妈…要摸我的吗?”

“是呀,妈妈忍不住想摸你的鸡鸡了。”

“妈妈!摸吧,摸我的吧。”

我双腿夹紧俊介的手,右手伸到儿子的胯下。

俊介的阴茎几乎要顶破黑色的学生裤。

“哇!好了不起,俊介的鸡鸡这么硬了。”

“妈妈…我不行了…妈妈…啊!”

这是突然发生的事,我毫无心理准备,我只是轻轻的抚摸,他就射精了。

“妈妈,对不起,我射出来了。”

“俊介,你不用担心。”

我心里很感动,我是亲手让我最爱的儿子射精了。

在距离家最近的车站下车,我首先让儿子去厕所,为的是要他擦拭射在内裤里的精液。

我在收票口外等待时,俊介笑容满面的走出来。

“谢谢妈妈,太好了。”

“你喜欢就好。”

“只要妈妈还让我摸的话。”

“当然可以,随便你什么时候摸都可以。”

我们兴奋得如一对情侣般走回家。

这一天晚上,我也主动的要求和丈夫性交。因为我让俊介射精的兴奋仍然存在,实在无法入睡。

“你怎么了?好像很兴奋的样子。”

“是呀,因为昨天晚上我们做爱的感觉太好了。”

丈夫也露出满意的表情,把我抱在怀里。

可是在丈夫射精后,身体仍然火热得搔痒,而且还出现俊介的影子,全身都火热起来。

(这样是睡不着了…)

看发出鼾声的丈夫,我把手伸向自己的胯下。

那里湿湿的,等待手指的爱抚。先在阴唇上滑动,然后在上端找到阴核。

“唔…啊…俊介…”

碰到阴核的刹那,不由得叫出俊介的名字。紧张的看丈夫,他好像睡熟了。

(要小心,让他听到,不知道他会怎么想…)

我放心后,又把精神集中在手指上,用中指腹轻轻抚摸早已充血的肉芽。

刹那间,心里又出现俊介的表情,我的手上还留着俊介的阴茎勃起的感觉。

(不知道俊介这时候睡了没有?一定睡不着,说不定自己弄。)

幻想俊介握阴茎的情景,我更加的没有睡意,下腹部也更搔痒,不停的溢出蜜汁。

(去看看他的情形吧。)

小心可别惊醒丈夫。我没有穿三角裤,只在赤裸的身上披一件睡衣,走出房间。悄悄的走到楼梯口,俊介的房间在二楼。

在上楼前,我改去浴室,打开洗衣机看。

(果然又把我的三角裤拿走了。)

洗澡前脱下的三角裤确实不见了,一定是俊介拿去做手淫的对象。

(这时候我的三角裤可能沾满他的精液了…也许正在揉搓鸡鸡…)

突然在子宫深处感到一阵搔痒,离开浴室,上二楼。

站在俊介的房门前,把耳朵贴在门上。

听到轻微的声音,我感到全身的血液沸腾。无疑的,俊介是在想着我手淫。

(我想看那孩子手淫的样子…)

我轻轻转动门把,推开五、六公分的缝隙向里看。

(果然他把鸡鸡弄成那样大…)

我猜想的没错,俊介正在手淫,把我的三角裤盖在脸上,右手揉搓耸立的肉棒。

“妈妈…我爱你…唔…”

儿子的呼叫声煽动我的情欲,我下意识的把手伸到胯下,连大腿根都沾上溢出的蜜汁。

(啊…俊介…妈妈也爱你…)

把手指和食指并拢插入肉洞里,产生有俊介的阴茎插入的错觉,配合俊介揉搓阴茎的节奏,手指在肉洞里进出。

“不…妈妈…我要射了…要射在妈妈的里面…”

俊介的话刺激我的想像力,脑海里出现儿子的阴茎插入我的体内的情景。

(妈妈也想要,让你的坚硬鸡鸡进入妈妈的里面,让你的火热果汁喷射在妈妈的里面。)

就在这时,不小心,身体失去平衡,摇摇摆摆的跌进房间里,当我警觉时,为时已晚。

“妈妈?这是…”

我站隐身体的同时,下意识的用手指挡在嘴前,让丈夫发觉可麻烦了。

“说话小声一点。”

俊介点头,右手还握着阴茎,左手拿着我的三角裤。

我深深叹一口气,把门关好,向俊介走去。

“你又在自己弄了,在电车上射出了,现在又忍不住了吗?”

“那是当然。我摸到妈妈的屁股和大腿了,所以今晚弄几次也没有问题,我洗澡时在浴室里也弄过一次了。”

“俊介,你…”

我更靠近俊介,坐在床沿,儿子手中的阴茎然耸立。

“每一次都这样想妈妈吗?闻着妈妈的三角裤味道,最后就射在三角裤上吧。”

“嗯,我每一次都想着妈妈。”

“啊…俊介…”

我激动的压到俊介的身上,毫不犹豫的吻儿子。

“唔唔…唔…”

俊介在犹豫后,也回应我的行为。我伸出舌时,他也用舌头互舔,我们就这样沉醉在热吻中。

“俊介,想要妈妈吗?想和妈妈性交吗?”

我离开他的嘴,说话的声音是未曾有过的沙哑,可见我有多激动。

“妈妈!我要…我要和妈妈性交。”

“妈妈也是…想和你性交。”

我从床上站起来,在俊介的面前脱去睡衣。

“妈妈好美…真漂亮…”

“听你这么说,妈妈好高兴。”

这一次我上床后,卷曲在俊介的双腿之间。

“你的手拿开,让妈妈看清楚你的鸡鸡。”

俊介点头,右手离开紧握的阴茎。

“太好了…竟然会这样大…”

我以难以相信的心情向儿子的肉捧伸手,当指尖碰到肉棒的刹那,又感到昏眩。在电车上是隔着裤子摸,和现在摸到的感觉完全不同。

“这是梦想!让妈妈这样摸,一直是我的梦想。”

“不只是梦,只要能使你舒服的事我都可以做,俊介的鸡鸡是属于妈妈一个人的,啊…”

我右手握住肉棒根部,一下便把儿子的阴茎吞入嘴里,开始用唇舌和上颚刺激阴茎。

“啊!不行了,妈妈,那样弄,我要射出来了!”

儿子的声音急促。

“没有关系,妈妈会全吞下去,就射在妈妈的嘴里吧。”

我真的想吞下去,可是俊介不肯,用力从我的嘴里拔出阴茎,瞪着我说:“妈妈!我真的想和妈妈性交,可以吧。我想马上把这个东西插进妈妈的那里!”

俊介的话使我的性感动摇。不错,我也一样,很想让儿子的硬东西立刻插进来。

“好!妈妈让你插进来。”

我骑到仰卧的俊介身上,握住沾满唾液的阴茎,使龟头对正肉洞口。

俊介双手抓住我的乳房,指尖陷入肉里。

“啊…好舒服…妈妈的乳房真好。”

“我也舒服,可是这一边会更舒服的。”

我的屁股用力向下降,俊介的火热肉棒一下插入到底。

“啊…太棒了…怎么会这样舒服…”

“啊…妈妈也很舒服…俊介的阴茎太好了…”

童贞的俊介当然没有忍耐力,我屁股只是上下几次,阴茎就开始射精了。

“啊…我知道你射在妈妈的里面了…”

“妈妈…啊…”

我兴奋得几乎要昏迷。

我让儿子肉棒留在里面,抱紧他、吻他。


第二章 送给妈妈黑色的内衣

‘临时有事,要和朋友见面,晚上六点前回来。



相关推荐:

母亲的淫荡

[2022-09-28]

明知道我不该爱你

[2022-09-28]

[2022-09-28]

我的性生活

[2022-09-28]

美丽的妈妈

[2022-09-27]

内裤奇缘

[2022-09-27]

乱伦的忏悔

[2022-09-27]

错乱的时空

[2022-09-27]